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新聞正文

專題

穆雷深陷戴杯困局 愛國心成百萬英鎊豪賭?

安迪·穆雷略感困惑地發現,在國家榮譽和個人利益之間選擇前者,并非是一個會令人人叫好的明智決定。

雖然曾因為拿英格蘭足球隊開過不合時宜的玩笑而讓很多英格蘭人至今都懷疑他懷有異心,雖然也曾在蘇格蘭公投前明確表示支持蘇格蘭獨立,但回望過去這三年,蘇格蘭人穆雷仍是英國網球歷史唯一顯赫的開拓者——2012年美網,他結束了大不列顛對本土大滿貫冠軍長達76年的等待;次年溫網,他終于成為全英草地俱樂部77年來的首位本土男單冠軍;更別提,倫敦奧運會上,他終結了英國對網球金牌超過百年的苦苦追尋。

又一次,穆雷站在了為國成就歷史的重要關口。

率隊在上周末戴維斯杯世界組半決賽中擊敗澳大利亞隊之后,英國隊打入了37年來的首次戴杯決賽,并將沖擊1936年以來的首個戴杯冠軍。當年,弗雷德·佩里在率隊贏得第四座戴杯之后轉為職業球員;戴維斯杯冠軍,是這位前輩留給穆雷刷新與續寫的最后一項歷史紀錄。

美國、法國、澳大利亞,這三支總共曾69次奪得戴杯的強隊,今年被英國隊順次擊敗,而且幾乎是憑借穆雷的一己之力——在英國隊三輪拿下獲勝所需的九分中,有八分都來自穆雷。八強賽和半決賽,穆雷均是連續三天出戰單雙打并獨取三分。半決賽穆雷更是帶著背傷出賽,獲勝后已幾乎無力與隊友跳躍歡慶。與納達爾、德約以及費德勒身邊都有得力助手的巨頭球星不同,英國隊幾乎是穆雷一個人的球隊,半決賽擔綱第二單打的是世界排名300位之外的埃文斯。前英國頭號球員魯塞德斯基不禁感慨:“當年我和亨曼都是世界前十球員,但并未能幫助英國隊在戴維斯杯有所成就,很顯然,安迪的能力令我倆望塵莫及。”

與穆雷率隊殺入戴杯決賽不可思議的方式相比,他賽后的表態更令人吃驚:“如果決賽在紅土場進行,我能否參加ATP總決賽將成疑問,我需要足夠時間適應場地。”

穆雷還以去年的費德勒作為總決賽和戴杯決賽不可兼得的佐證,瑞士人當時為力保戴杯決賽無奈退出總決賽的決賽,積極治療之后還是在戴杯首場單打中輸給孟菲爾斯,好在最終在交換單打中擊敗加斯奎特助瑞士隊歷史性奪冠。

有趣的是,費德勒當時在倫敦宣布退賽后,接到緊急電話趕往O2與德約來一場表演賽救場的人正是穆雷。不過,當穆雷此次流露出有可能退出總決賽的想法后,ATP立即回應,ATP總裁科莫德強調:“除非傷病令其無法出賽,所有獲得總決賽資格的球員都必須參賽。”

ATP總決賽將在11月22日結束,戴杯總決賽將從27日開戰,已經111年沒能打入戴杯決賽的比利時隊主場作戰,很可能選擇紅土場以求最大程度地削弱穆雷的實力。穆雷戴杯單打總戰績25勝2負,兩場失利全部來自紅土。為求更充分地在紅土場備戰戴杯,穆雷竟然不惜放棄總決賽,僅僅這個想法就令人欽佩——畢竟這是一項冠軍積分高達1500分的重要賽事,而且他還將承受來自ATP的巨大壓力;僅就經濟收益來看,他的獎金損失將達到根據戰績而定的30萬到125萬英鎊之間,已經有媒體用“一場百萬英鎊的豪賭”來形容穆雷退出總決賽的思慮。

說到錢,這從來就不是穆雷考慮問題的核心。“在看到電視新聞里有關難民危機的畫面后,我必須做點兒什么。”穆雷說道,他也很快決定,從現在到賽季結束每發出一記Ace球,就捐出50英鎊善款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他還聯絡了自己的一家贊助商以及英國草地網球協會與ATP,三家機構也將捐出與穆雷所捐相同數額的善款,這也將令穆雷的捐贈上翻三倍。

真是一個有善心也有愛國心的穆雷,只是不知道,他的Ace善款,除了來自戴杯決賽之外,還會不會來自ATP倫敦總決賽呢?

广东好彩1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