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新聞正文

專題

張奔斗:費納德三人相互絞殺 哪組對抗讓你動心

羅杰-費德勒、拉斐爾-納達爾、諾瓦克-德約科維奇,三位注定青史留名的偉大選手,都已堪稱活著的傳奇。

三人男人一臺戲,如果將這三位球員兩兩相配,可以配出三種人物搭配與劇情。那么,在費德勒與納達爾、德約與費德勒、納達爾與德約這三組對抗中,哪一組最讓你動心?

一百個讀者心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更何況,這三位偉大球星每個人的球迷數量都至少有……嗯,六十億。所謂最令人動心,標準都來自主觀評判,這也就是為什么圍繞相關話題的探討總是紛紛擾擾充滿爭議。

這也正是為什么我們要引入客觀硬指標——數據。印第安維爾斯ATP1000大師賽半決賽7比6和6比2擊敗納達爾之后,德約已將與對手的交手戰績改寫為了25勝23負。而在年初澳網的那場四盤半決賽勝利后,德約也已將對費德勒的交手戰績改寫為了23勝22負。考慮到德約如日中天的狀態而費德勒與納達爾都已處于職業生涯后期,德約不僅有望將對陣這兩位偉大對手的交手戰績繼續保持勝勢,甚至完全有可能拉開差距。

如果一定要說德約是乘著費德勒與納達爾的下滑期刷交手數據,恐怕并不公允。畢竟,在德約科維奇出道不久后的稚嫩期,費德勒和納達爾也曾有不少機會贏得對德約的勝利。2006至2010賽季,費德勒曾以13比6領先德約;相同的時段,納達爾對德約的交手戰績更達到16比7——然而這一切,都隨著德約突破性的2011賽季而從此開始改變。

人們總是想象不同時代偉大球員“關公戰秦瓊”的盛景,而即便是同一時代的球員,因為狀態高峰期的不同步,相互比較也很難做到絕對的理性公平。然而,有一點毋庸置疑——德約能夠強力突破費德勒與納達爾的雙核統治,是一樁了不起的奇跡;在追逐大滿貫數量并成為史上最偉大球員的道路上,德約雖仍暫時落后于費德勒與納達爾,但至少在與費納兩人的交手戰績上,他已交出了完美的答卷。

想想看,德約與費德勒和納達爾兩人的交手總次數,都已經奔著100次而去了,他的“德天下”,真的是硬碰硬打下來的。從數量上來說,德約與納達爾多達48次交手,更是網球史上碰撞次數最多的對抗關系。

早在兩年前的邁阿密大師賽上,德約就曾表示,其職業生涯最大的對抗關系是與納達爾共同締造。一年前接受《GQ》雜志專訪時,在被問及費德勒可否被稱為他最大的對手時,納達爾也曾坦誠回答:“恐怕還得說是德約。”此次在印第安維爾斯,德約再次強調:“我享受和拉法的對抗,這也許是我職業生涯迄今最激動人心的對抗關系。”

盡管費納之爭因為兩位球員球風極大的差異化而更容易帶來審美觀感上的滿足,但納達爾將德約而不是費德勒列為最難對付的對手,自有其道理——畢竟,納達爾23勝11負費德勒的交手戰績,過于一邊倒和缺乏懸念;而兩位偉大球員交手時的勝負相當,是構建偉大對抗的重要元素之一。

有趣的是,2014年下半年在一次贊助商推廣活動回答球迷網上提問的環節中,納達爾在被問及他最享受的網壇對抗關系時,他給出的答案,其中并不包括自己——“德約對費德勒,他們的比賽太不可思議。”

一貫知無不言的納達爾總是坦誠回答各種問題,他給出的這個答案,同樣不無道理。如果說德約和納達爾的對抗是以比賽場次的數量取勝,而費德勒與納達爾的終極對決被更多的球迷從情感上接受與牢記,那么,德約與費德勒的對抗,質量則最為均衡和穩定——兩人在硬地上打成17平,紅土戰成4平;打破交手總戰績均勢的,是德約在草地上對費德勒2勝1負。另外,兩人至今的45場交手中,有15場在大滿貫發生,有17場發生在決賽,重要性同樣不言而喻。

相比而言,另外兩組對抗關系中,費納對抗因為戰績一邊倒暫且按下不表,德約與納達爾的對抗結果則過于被場地類型決定——泥地對抗納達爾14勝6負,硬地對抗德約18勝7負。不僅如此,兩人的對抗上下半程優劣明顯,前18場中納達爾贏了14場,后30場德約贏了21場。


三個男人一臺戲,你最喜愛哪臺戲?對于這個問題,沒有所謂正確答案。唯一正確的答案只能是——能共同見證與欣賞這三個男人相互絞殺但也相互尊重的這臺時代大戲,是所有觀者的幸運。

广东好彩1开奖走势图